机遇 research之路其修远兮,我将上下而求索

胡思乱想:过年


当“过年”成为历史文化遗产

过年,是我们小时候最期盼的事情了。现在,已经工作,当在回到老家过年,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,我不禁思绪万千,年会一直被过下去吗?

过年,不仅仅是家人团聚,前奏很是繁琐。

蒸馒头

年前要蒸馒头,蒸好多馒头。在蒸馒头的日子里,母亲每天要备好老面(含有酵母菌的经过发酵的和水的面粉),称好十几斤面粉备在那里,等到三点的闹钟一响,就和父亲出发了去压面了。小时候因为觉得好玩,就跟在母亲的后面,有时候抱着老面盆子,有时候打着手电筒,卖力地迈着步子紧紧跟在母亲后面。 和面回来,紧接着就进入到做馒头的工序。母亲撕面团,揉面团,父亲、姐姐和我使用模具制作带有各种花纹的馒头————鱼、桃子、元宝是最常见的。手里的面团越来越欢快,跳到盖笺上变成了鱼、元宝…… 端着盖笺的鱼和元宝,放到暖炕上铺好放置整齐,等着再一次的发酵的完成。 等上几个小时,做好的馒头在炕头上发酵成为一个大胖子,是时候开始蒸馒头了。 蒸是极其考验一位农村妇女基本功夫的,不仅要蒸得多,还要蒸得好看。母亲有自己的独门秘诀。每一锅馒头的中间,母亲都会放置一个茶碗,茶碗比馒头高一些,茶碗的上面再放一个篦子,可以再放好多馒头,从而提高了单锅的数量。秘诀不仅仅在于数量,还在于这个茶碗,茶碗中放置的不是简单的水,而是白酒。要知道,白酒是比水更容易蒸发的。当受热时,酒精会随着水蒸汽在馒头上覆盖,形成常见馒头光滑的表面。而酒精的功效就在于能够比水更快一步形成光滑表面,使得馒头看上去更白。 大冷天的,花一整天做馒头,烧得炕滚烫,坐在上面没有两分钟屁股就疼得厉害。我时常想,这么热的炕用来烤肉也是不错的 :)

二十年后,还会存在这种做馒头方式吗?

炒花生、瓜子

很小的时候,父亲还在家里炒过瓜子和花生。 只记得,当时我趴在窗户上看他们忙碌的身影,父亲手中不停地翻动着手中的木铲,锅中的瓜子随着木铲的搅动,”唰唰唰”地声响在厨房上空飘荡。 刚出锅的花生吃起来软软的,但让人上瘾般的好吃。地上的花生皮渐渐多了起来,踩在上面噼里啪啦地响,好玩极了。 现在花生瓜子直接从集市上买可以了,也许在也吃不到刚出锅的花生了。

制作摇钱树

所谓的摇钱树,就是一根榆树枝,挂上些许金元宝和绿叶。 榆树枝条是父亲从河边上采来的,经过简单父亲这位老果林员的修剪,更加具有了生金发财的神气。挂上我和姐姐亲手折叠的金色的元宝,然后摘几片菠菜叶子做修饰,一颗摇钱树就这样被培育成功了。 榆树又叫榆钱数树,”余钱”,象征年年有余钱。菠菜象征着农家人民的朴素与辛勤的性格,而元宝是我们的期许。

现在,简单多了,花几十块钱买一个金色的塑料材料的摇钱树就好了。二十年后,可能会变得更漂亮,可是,其中的乐趣已经早已不在了…

年前扫墓

墓,是人逝去后,亲人为其所建的休憩之所。墓地杂草恒生,野兽鸟虫众多,鲜有人去。 我爷爷和奶奶的墓地,每到清明、过年、以及忌日等重要日子,父亲要去扫墓除杂草的。这些看似平常的事情,对于远在他乡工作的年轻人来说,扫墓成为一件费时、费力又感觉没有意义的事情。那个时候,到处墓地,荒草飞长,虫鸟夜鸣,可是没有一个扫墓人的踪影,过年的时候也是如此…

到处奔跑的孩子

爱玩,是孩子的天性;奔跑,是孩子的灵性。然而,现在的孩子在村子里已经没有奔跑的场所,有的只是代步的汽车。听,在轰鸣… 小的时候,过年回家,家人来得很多,往往都是一大家子回来。现在,家人来得少了,可是汽车却紧紧地塞紧家门口,行人出行很不方便。是有钱了,可是道路却没有了;是有钱了,可是回家的次数却少了;是有钱了,可是孩子们再也不敢再路上奔跑了;是有钱了,可是当年一起说笑的朋友却碰不到一起扯淡了… 唉~~ 几年后,村子里的老人会越来越少,车子应该不会这么多了吧;几年后,去城市打工的人 越来越多,应该不会有这么多人家还灯火通明了。

未完待续…

多少年后,年还是年吗?

Content